郭明龙

曾有乐评人唤他作阿美族青年,阿美族无误,但青年,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尽管已是中年男子,头顶发毛见证岁月痕迹的龙哥,每每唱起自己的作品,却仍保有二十岁初恋时的青涩与深情,情感丰沛、原味十足。原住民音乐的传统,在他的作品中,并非显而易见,理所当然。因为四处游走,创作的灵感、素材来自他所走过的每一块风土,与经历过的人、事、物。曲风融合了草根蓝调、民谣等元素;创作的题材,有生活中的好奇,香蕉为什么会长毛;有诙谐的打麻将经济问题论;当然还有恋恋情深的初恋故事。其作品早在后山部落间传唱,纪晓君新专辑中的情歌「彩虹」,就是他的创作。除了创作、演唱外,龙哥的吉他弹奏功力,连歌王陈建年也不禁偷学了几招。

龙哥,人如其名,常神龙见首不见尾,要听到他的演唱,只能等待,必须即兴。
角头音乐等了三年,即将为您推出,后山另一位传奇,郭明龙,龙哥,个人第一张创作专辑。


关于台东后山奇人龙哥

●从槟榔无影手到稻香吉他手

龙哥,朋友叫他「龙哥」,台东阿美族人。

这个主流音乐圈陌生的名字,是继陈建年、纪晓君之后,角头音乐引介的另一个台东后山的传奇人物。兴致来时在友人院落、路边小摊上弹起吉他,即兴编歌哼唱,机智的歌词常令旁人捧腹大笑不能自己;不唱歌的时候他是包槟榔无影手、乐透迷。出生政治世家,年轻时流浪四处卖卫生纸、做过代书、搞过建筑事业、也唱过民歌西餐厅。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他自有一套洒脱哲学—人生太苦,所以要尽量快乐。

●曾与陈建年、巴奈同在民歌餐厅蝙蝠洞驻唱

民歌餐厅「蝙蝠洞」,曾经是台东好歌手聚集高歌的地方。时常利用上深夜勤前两小时跑来哼哼唱唱的建年、出了「泥娃娃」专辑的巴奈、「Am乐团」都是店里的「不固定歌手」。当时蝙蝠洞请龙哥驻唱,驻唱歌手兼老板之一的惠琴说,「我们当时是严禁歌手在台上喝酒的,只有龙哥可以放一杯在坐位下。」龙哥酒一下肚,弹琴的手感和唱歌的快感就全来了。龙哥则回忆:「那时比较坚持的,是喝稻香,然后弹弹唱唱、自编自唱。也不叫写歌,每次都唱不一样,这样才让人『找不到证据』。」

●只能现场感受的稻香蓝调

龙哥从没接受过任何音乐训练,有一套独特的吉他打弦法,连金曲歌王陈建年很早就’’偷偷’’拜他为吉他老师,从他身上挖了不少独门功夫。龙哥的吉他蕴藏阿美族歌舞的韵律,即使一人弹唱也是草根气味浓烈、情感丰沛,充满蓝调即兴的风格。听龙哥的现场,很有到朋友家的院子作客的感觉,他以诙谐幽默的口吻唱出中年男子的心声「打麻将」,他写的「彩虹」带着淡淡哀愁,倾诉一段逝去的恋情。这首歌收录在纪晓君第二张专辑《野火春风》里,当时令许多人印象深刻;当年急智歌王张帝的禁歌「毛毛歌」,在他的弹唱下又重新在社团间流传出去!

●弹唱之间蕴藏玄机的话语

龙哥唱歌、弹吉他是为了心情,为了朋友间的欢乐,他要让蚂蚁开心,更要让大象快乐!即使人生几经波折,他以洒脱自在来解读生命,在他的现场表演中,常常有感而发对生命下脚注,调侃自己也娱乐别人。他的歌词浅白中蕴藏玄机哲理,讲一段流浪者崎岖的音乐路程。
更多>
 收藏
作品

相关直播推荐

你已经被我一个人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