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乐地图之听见新疆 锡伯族民间歌曲乐曲集

《中国音乐地图》之听见系列缘起


在快速发展的时代中国,我们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得到了经济发展、科技、便捷带来的福利,也失去了那些极其珍贵的原本不该失去的,比如母语,比如传统文化、传统音乐。那些妈妈教给我们的,奶奶、外婆教给我们的母语,以及一首首世代相传的古老的歌谣。
这些母语和歌谣有着家族的民族的深刻记忆,曾世世代代相传,直到传到我们手里。被时代遗忘,被我们遗弃,冷漠的任其消失,以过时没有流量的名义淘汰,无论曾经历千年、百年,多少风雨,即将遗失在我们手里。
我们对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民族到底是贡献还是犯下过错,有多少遗憾缺失?需要从行动中解答。我想,从我做起,以一个普通音乐人的力量,以每个人的力量,将会汇集成河流,流入大海,让这些古老的语言和歌谣得以传承,直到生生不息!


叶云川 .瑞鸣音乐制作人
2020年8月16日


中国音乐地图
用音乐找回民族的记忆,从母语中寻找生命的缘起

音乐,可以说是人类最初的母语。它先于语言而生,诞生于最天然的心跳、身体运动的节律、胸腔与喉管的震动、原始的情感和万物之间流淌的声音。一个民族可能没有文字,但绝不会没有音乐,而它也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与风貌的最忠实的记载与反映,如一条鲜活血脉,源源不断输送着一个民族扎根所在的那片地层与地域的养分,和难以言状的印记。
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们失落了太多的记忆,然而从未有哪个时代,我们遗失得像今天这样迅速和难以挽回。可是当那些被一代代传唱、甚至历经千百年不衰的乐曲歌谣响起,一应模糊难辨、遥远难追的习俗传统、风土人情、文化面孔乃至自然风貌,便被重新唤醒,变得鲜活而清晰。这些歌谣,在今天面临岌岌可危的失传境况。因而瑞鸣对这些音乐进行采风式的收集、整理并录制,以国际级制作要求和水准,到当地民族文化之中广泛采撷、拾取那些最原汁原味、也最弥足珍贵的声音,来唤起亲切的民族记忆,并藉由音乐重连那与自然、与生命的脐带。

一种音乐地理的表达探索
地图所对标的风貌,旋律所触达的基石

对于中国音乐来说,五千年文化,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五十六个民族,数百种民族乐器,近千种戏曲剧种,构成了太过庞大而丰富的音乐体系,想要领略中国音乐的全貌,或找寻进入这个音乐世界的门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经历16年民族音乐与世界文化的融合探索后,瑞鸣音乐发起“中国音乐地图”计划,并得到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用地图的方式,对中国音乐整体尝试进行一种系统性的整理和表达,令本土也令国际上的每个人,能在地图索引中畅游中国音乐时空,藉由一首首乐曲,叩启地域风情,并被音乐引领着,溯洄于久远的历史河床,更容易也更立体地感受这浩瀚又神秘的音乐世界。
源于梦想和执着。2019年,瑞鸣团队在制作人、音乐总监叶云川的带领下,在录音大师李大康老师的指导下,走过全国十余省,在各地寻找到音乐厅、剧院等场地,运用世界级录音设备,以极高采样频率,录制下每个民间音乐人细微情感、呼吸和演奏演唱时的心跳,每一次瞬间的感动。本次实地录制历时近90天,参与采录的民间音乐人约580人,参与录制的演奏者中,有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诸如罗凤学、张顺英、边巴扎西等,亦有常年巡回世界演出的民乐艺术家赵家珍、郭雅志等。涵盖汉族、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壮族、白族、彝族、朝鲜族等近40个民族,精心录制音乐1036首,涉猎西安鼓乐、江南丝竹、智化寺京音乐等百余流派的精选民族音乐曲目,包含传统音乐名曲诸如《昭君出塞》《出水莲》《高山流水》等曲目,也有如《格萨尔王传》《江格尔》《玛纳斯》等少数民族音乐史诗。体裁涉及少数民族宫廷音乐、山歌、牧歌、渔歌、劳动号子、戏曲、说唱、器乐独奏合奏等多种形式;使用传统乐器多达213种,采集文字资料近30万字。

大者见大,微者见微

瑞鸣音乐17年历程,试图以微薄之力,在一步一个脚印的采风中重绘华夏音乐版图。这既是一桩很宏观的事,承载的不止是广袤的土地,它有波澜壮阔的民族记忆,大开大阖的历史时空,乃至风姿百态的不尽河山……然而它同时又非常幽微和细密,音乐能带领我们抵达多么细节而层次丰富的体验?一个地域的气候、地貌、自然物宜,一个民族的性情、风俗和古老的信仰传说,一个个体的情感、故事与生活场景……它们都在音乐中自然流淌,对有心人娓娓诉说着。
而就这个音乐项目本身而言,它同样是当下的又是历史的,是宏大的又是细微的。我们用当代世界最前沿的技术手段,保存最传统和原生的音乐资料,尽可能追求极致的专业和每一处细节上的考究,来完成一件宏大而规模化的事情,并令它具备一个国际性的视野和传播效力。
制作人、音乐总监叶云川,是享誉国际的著名音乐品牌瑞鸣音乐创始人,所制作的音乐曾获得国内外160余个奖项。录音指导李大康老师,是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国家一级录音师、中国录音师协会理事。除李大康老师外,参与录制的录音师近二十人,包括鹿楠楠、曹勐、杨震、张正地、陶煦等录音师。为更好地传播民族文化,除完成了1036首乐曲录制外,项目全程以4k的精度三机位录制而成视频素材总时长约17000分钟,拍摄图片万余张,充分展现各民族音乐人个性特征、乐器的历史沧桑变化以及创作过程自由交流表达、传统敬业的精神,并将制作成1000条与乐曲、歌曲对应的音乐视频,以及符合民族气质的高品质数字音乐、唱片及书籍,传播到世界。

以国际级制作水准,记录最传统的声音中国

传统需要传承,文化需要发扬,民族的需要走向世界,传播就是民族音乐最好的保护方式。瑞鸣音乐将本次录制作品以高品质数字化制作、保存及国际化推广,建立起系统而立体的、兼具宏观与细微的中国音乐地图系列,以向世界提供认识、感受中国音乐独特魅力的索引指南,也为民族留存一份满载着记忆和故事的珍贵语本,提供了解并理解传统中国的音乐系统资料,为后世留下可供无限浏览的民族深刻记录。



掀起神秘的面纱,聆听西域千年传奇
——听见新疆

从玉门关、阳关往西去,不复有渭城朝雨、杨柳青青,可那两个字--西域,历经千年依旧令人魂牵梦萦。曾经的西域,如今的新疆,天山横贯其间,北侧是阿尔泰山脉绵延耸峙,而南部是巍巍昆仑。风烟不尽,卷起漫漫黄沙如神秘面纱,掀起海蜃诉说古老的传奇;纵横瑰丽的峡谷间,大河涛涛,从茫茫雪域,奔腾到地势平阔的盆地,流经高原、草场、沙海与绿洲;丰美的草滩与湖泊星罗棋布,被群峰与森林环抱,其间有飞鸿与落雁,有牛羊成群。
楼兰消失了,罗布泊干涸了,轮台的原始胡杨林千年不倒,而大雪依旧年复一年落满天山路。呜咽的风吹过古城垛、烽火台与瞭望楼,那条古老的丝绸之路,如时隐时现、错综却绵延的命运伏线,在这片欧亚大陆的中心腹地,联结起中、西亚乃至地中海沿岸的诸多民族,随着商旅、驼马的络绎往来,在此碰撞与交汇。那些西域诸国、边陲重镇在漫长岁月中渐渐消隐,而这交融汇聚的丰富多姿的文化,依旧深深烙印在这里的各民族风俗与音乐中。古老的牧歌与史诗于部族的迁徙、贸易与征战中,传承与更新。古西域的疏勒乐、于阗乐、龟兹乐、高昌乐、伊州乐和西亚的波斯乐、阿拉伯音乐依旧能在新疆各族的民歌乐曲中寻见踪迹,如时隔千年仍依稀可辨的古道与辙痕。

音乐如翅膀,飞度西域千古
旋律如曲径,重走丝路无疆

数十个民族,百种乐器,无数首民间歌曲、乐曲,极为多元、多样而又多变的丰富音乐形式与内容……对于新疆而言,这里有着太过庞大丰沛的音乐遗产,太过丰富多元的音乐风貌。在这里,每个民族都紧密交融、情意相牵,共享着文化艺术中的诸多相通成分与相似风貌,又各自葆有着自身鲜明独特的音乐特质、风格迥异并风情浓郁。
哈萨克的阿肯弹唱、柯尔克孜的玛纳斯奇弹唱、维吾尔族的木卡姆、塔吉克人的叼羊会与鹰笛、锡伯族的西迁节与田野歌、回族的花儿、蒙古族的《格斯尔》史诗与长调……所有这些,只是那浩瀚音乐世界的冰山一角。在新疆的音乐中,我们能听到漫长的历史,听到古朴的信仰和久远的传奇,听到人们所生活的世界、奇特的气象与雄浑的地貌、雪山与草场、大漠与河流,听到盘旋的鹰和奔腾的马,听到天鹅与丝路上的马队与驼铃,听到酣畅婀娜的舞蹈与绿洲中的花园,听见千百种人心的思念和对故乡的无尽爱意。

那么此刻,就让我们由音乐引领,飞度关山万重,听见新疆。


曲目介绍:
萨门 斗其 相通歌 “Samen” “Dou Qi” Witch
民间歌曲 萨满音乐 民族:锡伯族 地区:新疆
Folk songs Shaman music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演唱、萨满鼓:顾玉林
Vocal, Saman Drum: Yulin Gu

曲目简介:

锡伯,这个传说是鲜卑后裔的民族,两百多年前,为保家卫国,离开历代渔猎、狩猎于此的大兴安岭,不远万里西迁,而后戍边百余年。锡伯族素信萨满教,在锡伯的一些聚居地仍较完整地保留着原始萨满文化的遗痕遗风。如锡伯的萨满舞。锡伯的萨满宗教在从为原始氏族到农耕宗族服务的历史演进中,衍生出了萨门(萨满祭司)、斗其(跳神驱鬼的巫师)、耳其(祈祷驱病的巫师)、相通(巫婆)四部。一边呼喝着唱起强劲、激情的萨满歌,锡伯的萨满击起额姆琴神鼓,并踏着由徐渐紧、愈发强烈的鼓点跳起萨满舞,扭腰、蹉步、旋转、跳转,肢体以强烈的内在激情随歌乐律动着,足下顿挫而激越的舞步紧紧贴合着鼓点的节奏,额姆琴神鼓前后翻飞,高潮处狂热近乎癫狂,热烈而粗犷地仿肖着从请神到驱魔到送神的过程。

打猎舞 捡马粪 恰吾尔登 Hunting Dance . Picking Horse Dung . “Qia Wu Er Deng”
民间乐曲 民族:锡伯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菲特克琴:顾玉林
Fei Ke Te Qin: Yulin Gu

曲目简介:

锡伯,这个传说是鲜卑后裔的民族,两百多年前,为保家卫国,离开历代渔猎、狩猎于此的大兴安岭,不远万里西迁,而后戍边百余年。锡伯人将民间的传统舞蹈称为“贝伦”,它源自锡伯先祖于渔猎生活中以肢体再现生活场景的原始舞蹈,至今以繁多的样式,在人们的生活中或自娱而舞,或欢会而舞,被锡伯人视作“生命之舞”。
此处,在为锡伯贝伦舞“恰吾尔登”伴奏的是菲特克琴,锡伯族特有的弹拨弦鸣乐器,音色独特而别具韵味。锡伯语“菲特克呐”,是弹拨乐和花儿开放之意。 恰吾尔登是贝伦舞的基础舞蹈,贝伦舞的基础动作都包含其间,其主题更贴近先祖的狩猎场景。如这支打猎舞,节奏短促而清晰,音乐粗犷而刚柔结合,而后转急,菲特克琴琴音落处,豪迈而强劲的男声在充满原始狩猎色彩的呼喝声中,伴随着顿挫爽朗而又悍然有力的踏足舞步,强劲得近乎刚猛、奔放而不失笃定,将山林间狩猎的场面从遥远的记忆深处唤起。


贝伦和白走马 Belem and White Walking Horse
民间乐曲 民族:锡伯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朵恩布尔:顾玉林
Duo En Bu Er: Yulin Gu

曲目简介:

嘈切的弦音,铮然而明快,如嘚嘚的马蹄欢悦,那是锡伯族特有的弹拨乐器,朵恩布尔在为贝伦舞伴奏。这种形制特别的乐器是在汉族三弦和哈萨克族阿肯冬不拉的基础上创制而成。锡伯人将民间的传统舞蹈称为“贝伦”,它源自锡伯先祖于渔猎生活中以肢体再现生活场景的原始舞蹈,至今以繁多的样式,在人们的生活中或自娱而舞,或欢会而舞,被锡伯人视作“生命之舞”。
锡伯,这个传说是鲜卑后裔的民族,两百多年前,为保家卫国,离开历代渔猎、狩猎于此的大兴安岭,不远万里西迁,而后戍边百余年。护马、爱马是锡伯人的天性,于是贝伦音乐中“白走马”、“黑骏马”两种马的音乐,相应的,锡伯族男性踏着舞步,模仿马慢步、小跑、驰骋,仿笑草场、水面乃至冰上骏马的步态,便是贝伦舞中的走马舞。相比起黑骏马,白走马所呈现的感觉是更温顺而洁白的,活泼灵动而又明快的音乐,如白马不疾不徐而又欢畅的奔跑,如白云落在碧绿的草场上,由从洁白的羊群边奔腾而过,一应洁净的白色交织一处,纯粹而温柔,而后节奏渐缓,更显轻灵,仿佛白马踏过歧路,或在河边悠然踏步、饮水,而后弦音变得急紧、激越,如白色的疾风,飞驰而过。


妹妹的声音像百灵鸟 My Girl has Lark Voice
民间歌曲 民族:锡伯族 汉语歌词编译:佚名 地区:新疆
Folk songs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Chinese Lyrics Editing and Translating: Anonymous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演唱:安俊青、阿合塔西
Vocal: Junqing An, Ahe Taxi

曲目简介:

锡伯,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作“Sibe”,在不同阶段曾有不同译法,如须卜、鲜卑、犀比等,明末清初统一为锡伯。锡伯人的民间说唱音乐,即民歌,调式种类繁多,两百多年前,这个大兴安岭的狩猎和渔猎民族,为保国,不远万里西迁,而后戍边百余年。狩猎文化、西迁文化、戎边文化和农耕文化都交织在他们的歌调中,大体有“塔勒伊乌春”(田野歌曲调)、“安塔青乌春”(生活习俗歌曲调)、“阿巴拉西乌春”(狩猎歌曲调)、“沙林乌春”(宴席曲调)、“菲散布热乌春”(叙事歌曲调)……每一种歌曲都有它规定的曲目。
这些民歌曲式结构简单而自然,上下两句相呼应的乐句,构成优美而琅琅上口的乐段,单纯地重复着,流传开来,而后即景填入韵词。这首锡伯的田野歌,唱生活、唱爱情,低沉的沙哑的男声温柔地唱着他心上的姑娘,唱心上的爱人,声音动听如百灵鸟。女声则娇俏的回应着,徐缓而清晰的节奏在吐字的铺陈间,将男女之间的心意极尽抒情地拉长,曲调曲折而徐缓地递进,而在乐句结尾处的衬字,犹带着戍边歌中的饱含思念而又深沉的遗音。


圆梦 唔呼哩 Echo of a Dream “Wuhuli”
民间歌曲 民族:锡伯族 汉语歌词编译:佚名 地区:新疆
Folk songs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Chinese Lyrics Editing and Translating: Anonymous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演唱:关梦娜
Vocal: Mengna Guan

曲目简介:

锡伯,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作“Sibe”,在不同阶段曾有不同译法,如须卜、鲜卑、犀比等,明末清初统一为锡伯。锡伯人的民间说唱音乐,即民歌,调式种类繁多,习俗歌,民族歌,耶其纳,蝴蝶歌、四季歌、婚礼歌、迎亲歌、民歌、田野歌、打猎歌、西迁歌……如此丰富的内容得益于锡伯族特殊的历史变迁,两百多年前,这个大兴安岭的狩猎和渔猎民族,为保国,不远万里西迁,而后戍边百余年,又在与汉文化的交融中农耕文化色彩显著。狩猎文化、西迁文化、戎边文化和农耕文化交织在他们的歌调中,每一种歌曲都有它规定的曲目。
“唔呼哩”便是锡伯族民间歌曲的一种,它的词可以借用田野歌的词来唱,但曲必须遵循“唔呼哩”的曲,那欢悦明快的调式,唱得常常是男女间的爱情。这首歌意为圆梦,歌中满溢着心意彼此相印,有情人成眷属的喜悦和幸福,明丽婉转的女声,如明亮挑眼的暖色调,一叠声的“唔呼哩”,仿佛蝴蝶颤动翅膀,高高低低地飞在田野花间,尽是恋爱的甜蜜。


阿哥要回来了 春风吹来了 播种开始了 My Boy is Coming Back . Spring Breeze is Blowing Over . The Sowing is Beginning
民间歌曲 民族:锡伯族 汉语歌词编译:佚名 地区:新疆
Folk songs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Chinese Lyrics Editing and Translating: Anonymous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演唱:文梅青
Vocal:Meiqing Wen

曲目简介:

锡伯,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作“Sibe”,在不同阶段曾有不同译法,如须卜、鲜卑、犀比等,明末清初统一为锡伯。锡伯人的民间说唱音乐,即民歌,调式种类繁多,大体可分为“塔勒伊乌春”(田野歌曲调)、“安塔青乌春”(生活习俗歌曲调)、“阿巴拉西乌春”(狩猎歌曲调)、“沙林乌春”(宴席曲调)、“菲散布热乌春”(叙事歌曲调)。
简单自然的结构令锡伯民歌易于传唱,上下两句的单乐段,优美而琅琅上口,单纯地重复着,就如这首,乐句在蕴藉的韵文长句间延长,上下呼应、单纯回环,绵延拖曳的尾音令情绪进一步舒张,如吹开门帷、吹开心扉的春风,染着着杨柳叶间的鲜嫩颜色,悠扬而余意不尽。温柔的女声在唱农忙时节的歌,也是爱情的歌。早春农忙季备受锡伯人看重,他们的老话:早种一天,早收十天。正当年纪的小伙在田野间忙碌着,肩挑重任,他相爱的姑娘唱着歌,在家里为他缝制一双新鞋——在锡伯的习俗里,女孩子送鞋是含蓄地表达爱慕。春风不休,并着一段唇间明媚的旋律,吹过田野,吹过新禾与麦苗,吹过机杼与绣线,吹过爱人的心弦。

爱情的萌芽 吾西吾春 The Sign of Love “Wu Xi Wu Chun”
民间歌曲 民族:锡伯族 汉语歌词编译:佚名 地区:新疆
Folk songs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Chinese Lyrics Editing and Translating: Anonymous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演唱:富翠芳
Vocal:Cuifang Fu

曲目简介:

锡伯,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作“Sibe”,在不同阶段曾有不同译法,如须卜、鲜卑、犀比等,明末清初统一为锡伯。锡伯人的民间说唱音乐,即民歌,调式种类繁多,大体可分为“塔勒伊乌春”(田野歌曲调)、“安塔青乌春”(生活习俗歌曲调)、“阿巴拉西乌春”(狩猎歌曲调)、“沙林乌春”(宴席曲调)、“菲散布热乌春”(叙事歌曲调)。
这首是锡伯的田野歌,最受欢迎、最喜欢唱的一种民歌曲调,锡伯人在田野歌中唱生活、唱爱情,可独唱,或者男女对唱,有歌词即兴发挥的自由,也有歌词上下押韵、前后句对称的严谨要求,考验歌者功力。这首田野歌,唱爱情萌芽的时刻,如春雨浇灌根芽,纯澈的早春阳光历落在鲜嫩的黄芽之上,在柔和的春风中颤动着,一如那心旌的摇动,并快速地生发着,变成强劲、笃定,可经风雨的难以摧折的心意。


想念心中的阿哥 Missing My Beloved Boy
民间歌曲 民族:锡伯族 汉语歌词编译:佚名 地区:新疆
Folk songs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Chinese Lyrics Editing and Translating: Anonymous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演唱:永秀风
Vocal: Xiufeng Yong

曲目简介:

锡伯,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作“Sibe”,在不同阶段曾有不同译法,如须卜、鲜卑、犀比等,明末清初统一为锡伯。锡伯人的民间说唱音乐,即民歌,调式种类繁多,大体可分为“塔勒伊乌春”(田野歌曲调)、“安塔青乌春”(生活习俗歌曲调)、“阿巴拉西乌春”(狩猎歌曲调)、“沙林乌春”(宴席曲调)、“菲散布热乌春”(叙事歌曲调)。
简单自然的结构令锡伯民歌易于传唱,上下两句的单乐段,优美而琅琅上口,单纯地重复着,就如这首,在清新真挚的曲调,和齐整舒朗的韵律间,乐句重复,如五言乐府般,吐露女孩子不能表白的心事。锡伯传统里青年男女不能自由恋爱,婚姻由父母做主,她不能追求她的爱情,不能和人提起她的心事,只能唱着歌想念她的阿哥,这歌一遍遍萦绕在心头,悄悄地唱着,无论行走坐卧,不论醒与梦,她举目、低头,梢头的月,窗间的风,手边的活计,地上、草间跳跃、迁延的光影,穿林双雀的身影与啼鸣……万物都唤起她的思念,都好像在应和她心间低低的呼唤:阿哥,阿哥。


会绣花的妹妹 My Girl Who Can Sew
民间歌曲 民族:锡伯族 汉语歌词编译:佚名 地区:新疆
Folk songs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Chinese Lyrics Editing and Translating: Anonymous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演唱:阿合塔西
Voca: Ahe Taxi

曲目简介:

锡伯,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作“Sibe”,在不同阶段曾有不同译法,如须卜、鲜卑、犀比等,明末清初统一为锡伯。他们的民间说唱音乐,即他们的民歌调式种类繁多,大体可分为“塔勒伊乌春”(田野歌曲调)、“安塔青乌春”(生活习俗歌曲调)、“阿巴拉西乌春”(狩猎歌曲调)、“沙林乌春”(宴席曲调)、“菲散布热乌春”(叙事歌曲调),
这些民歌有着简单自然的曲式结构,上下两句的单乐段,优美而琅琅上口,单纯地重复着,流传开去,就如这首。低沉的沙哑的男声温柔地唱着他心上的姑娘,徐缓而清晰的节奏在吐字的铺陈间,将心意极尽抒情地拉长了,他唱着,他心上人绣出的花,美过世上的一切花。细细听来,依稀能在那节奏的变化、那音调的起伏间,看到低眉绣花的女子的娴静身影,那音乐甚至乐句结束处的衬字,仿佛就贴合着她一次次穿针引线的姿态动作。刺绣是锡伯族女子古老的传统,在今天锡伯绣花甚至成为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女子的刺绣手艺也在漫长的历史中成为锡伯族重要的择偶标准。


锡伯四季歌 Song of Four Seasons in Xibo
民间歌曲 民族:锡伯族 汉语歌词编译:佚名 地区:新疆
Folk songs Nationality: Xibo Nationality in China Chinese Lyrics Editing and Translating: Anonymous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演唱:安俊青
Vocal: Junqing An

曲目简介:

锡伯,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作“Sibe”,在不同阶段曾有不同译法,如须卜、鲜卑、犀比等,明末清初统一为锡伯。他们的民间说唱音乐,即他们的民歌调式种类繁多,大体可分为“塔勒伊乌春”(田野歌曲调)、“安塔青乌春”(生活习俗歌曲调)、“阿巴拉西乌春”(狩猎歌曲调)、“沙林乌春”(宴席曲调)、“菲散布热乌春”(叙事歌曲调),
这些民歌有着简单自然的曲式结构,上下两句的单乐段,优美而琅琅上口,单纯地重复着,流传开去。如这首《四季歌》,淳朴如五言诗的乐段,在四次重复间,将锡伯族村庄一年四季的生活情境娓娓道来,春季的备耕,夏季的看护照料,秋季的收成,还有冬季农闲时候,大伙儿围着火炉唱喜欢的歌、听祝伦呼兰比(锡伯人特有的说书调,用锡伯语说唱四大名著等经典),这生活真诚、朴实、随着四季流转有序而稳定地展开,一如这首民歌。

录制成员:

制作人/音乐总监:叶云川
录音指导:李大康
录音:张正地
混音:鹿楠楠
制作统筹:蓝宁飞
音乐统筹/录音协助:迪叶尔·艾克夫
录音剪辑:邓漪
摄影:YC
录音地点:新疆伊犁
录音时间:2019.10.27-2019.10.31


制作成员:

出品人:丁磊 叶云川
中文文案:汪见殊
英文文案:朱怡雯
哈萨克族歌曲汉语歌词编译: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韩玉文等
文案编辑:魏娉婷
字体提供:仓耳字库
出品:瑞鸣音乐
鸣谢:国家艺术基金
更多>

相关直播推荐

你已经被我一个人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