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乐地图之听见新疆 塔吉克族民间乐曲集

《中国音乐地图》之听见系列缘起


在快速发展的时代中国,我们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得到了经济发展、科技、便捷带来的福利,也失去了那些极其珍贵的原本不该失去的,比如母语,比如传统文化、传统音乐。那些妈妈教给我们的,奶奶、外婆教给我们的母语,以及一首首世代相传的古老的歌谣。
这些母语和歌谣有着家族的民族的深刻记忆,曾世世代代相传,直到传到我们手里。被时代遗忘,被我们遗弃,冷漠的任其消失,以过时没有流量的名义淘汰,无论曾经历千年、百年,多少风雨,即将遗失在我们手里。
我们对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民族到底是贡献还是犯下过错,有多少遗憾缺失?需要从行动中解答。我想,从我做起,以一个普通音乐人的力量,以每个人的力量,将会汇集成河流,流入大海,让这些古老的语言和歌谣得以传承,直到生生不息!


叶云川 .瑞鸣音乐制作人
2020年8月16日


中国音乐地图
用音乐找回民族的记忆,从母语中寻找生命的缘起

音乐,可以说是人类最初的母语。它先于语言而生,诞生于最天然的心跳、身体运动的节律、胸腔与喉管的震动、原始的情感和万物之间流淌的声音。一个民族可能没有文字,但绝不会没有音乐,而它也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与风貌的最忠实的记载与反映,如一条鲜活血脉,源源不断输送着一个民族扎根所在的那片地层与地域的养分,和难以言状的印记。
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们失落了太多的记忆,然而从未有哪个时代,我们遗失得像今天这样迅速和难以挽回。可是当那些被一代代传唱、甚至历经千百年不衰的乐曲歌谣响起,一应模糊难辨、遥远难追的习俗传统、风土人情、文化面孔乃至自然风貌,便被重新唤醒,变得鲜活而清晰。这些歌谣,在今天面临岌岌可危的失传境况。因而瑞鸣对这些音乐进行采风式的收集、整理并录制,以国际级制作要求和水准,到当地民族文化之中广泛采撷、拾取那些最原汁原味、也最弥足珍贵的声音,来唤起亲切的民族记忆,并藉由音乐重连那与自然、与生命的脐带。

一种音乐地理的表达探索
地图所对标的风貌,旋律所触达的基石

对于中国音乐来说,五千年文化,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五十六个民族,数百种民族乐器,近千种戏曲剧种,构成了太过庞大而丰富的音乐体系,想要领略中国音乐的全貌,或找寻进入这个音乐世界的门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经历16年民族音乐与世界文化的融合探索后,瑞鸣音乐发起“中国音乐地图”计划,并得到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用地图的方式,对中国音乐整体尝试进行一种系统性的整理和表达,令本土也令国际上的每个人,能在地图索引中畅游中国音乐时空,藉由一首首乐曲,叩启地域风情,并被音乐引领着,溯洄于久远的历史河床,更容易也更立体地感受这浩瀚又神秘的音乐世界。
源于梦想和执着。2019年,瑞鸣团队在制作人、音乐总监叶云川的带领下,在录音大师李大康老师的指导下,走过全国十余省,在各地寻找到音乐厅、剧院等场地,运用世界级录音设备,以极高采样频率,录制下每个民间音乐人细微情感、呼吸和演奏演唱时的心跳,每一次瞬间的感动。本次实地录制历时近90天,参与采录的民间音乐人约580人,参与录制的演奏者中,有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诸如罗凤学、张顺英、边巴扎西等,亦有常年巡回世界演出的民乐艺术家赵家珍、郭雅志等。涵盖汉族、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壮族、白族、彝族、朝鲜族等近40个民族,精心录制音乐1036首,涉猎西安鼓乐、江南丝竹、智化寺京音乐等百余流派的精选民族音乐曲目,包含传统音乐名曲诸如《昭君出塞》《出水莲》《高山流水》等曲目,也有如《格萨尔王传》《江格尔》《玛纳斯》等少数民族音乐史诗。体裁涉及少数民族宫廷音乐、山歌、牧歌、渔歌、劳动号子、戏曲、说唱、器乐独奏合奏等多种形式;使用传统乐器多达213种,采集文字资料近30万字。

大者见大,微者见微

瑞鸣音乐17年历程,试图以微薄之力,在一步一个脚印的采风中重绘华夏音乐版图。这既是一桩很宏观的事,承载的不止是广袤的土地,它有波澜壮阔的民族记忆,大开大阖的历史时空,乃至风姿百态的不尽河山……然而它同时又非常幽微和细密,音乐能带领我们抵达多么细节而层次丰富的体验?一个地域的气候、地貌、自然物宜,一个民族的性情、风俗和古老的信仰传说,一个个体的情感、故事与生活场景……它们都在音乐中自然流淌,对有心人娓娓诉说着。
而就这个音乐项目本身而言,它同样是当下的又是历史的,是宏大的又是细微的。我们用当代世界最前沿的技术手段,保存最传统和原生的音乐资料,尽可能追求极致的专业和每一处细节上的考究,来完成一件宏大而规模化的事情,并令它具备一个国际性的视野和传播效力。
制作人、音乐总监叶云川,是享誉国际的著名音乐品牌瑞鸣音乐创始人,所制作的音乐曾获得国内外160余个奖项。录音指导李大康老师,是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国家一级录音师、中国录音师协会理事。除李大康老师外,参与录制的录音师近二十人,包括鹿楠楠、曹勐、杨震、张正地、陶煦等录音师。为更好地传播民族文化,除完成了1036首乐曲录制外,项目全程以4k的精度三机位录制而成视频素材总时长约17000分钟,拍摄图片万余张,充分展现各民族音乐人个性特征、乐器的历史沧桑变化以及创作过程自由交流表达、传统敬业的精神,并将制作成1000条与乐曲、歌曲对应的音乐视频,以及符合民族气质的高品质数字音乐、唱片及书籍,传播到世界。

以国际级制作水准,记录最传统的声音中国

传统需要传承,文化需要发扬,民族的需要走向世界,传播就是民族音乐最好的保护方式。瑞鸣音乐将本次录制作品以高品质数字化制作、保存及国际化推广,建立起系统而立体的、兼具宏观与细微的中国音乐地图系列,以向世界提供认识、感受中国音乐独特魅力的索引指南,也为民族留存一份满载着记忆和故事的珍贵语本,提供了解并理解传统中国的音乐系统资料,为后世留下可供无限浏览的民族深刻记录。



掀起神秘的面纱,聆听西域千年传奇
——听见新疆

从玉门关、阳关往西去,不复有渭城朝雨、杨柳青青,可那两个字--西域,历经千年依旧令人魂牵梦萦。曾经的西域,如今的新疆,天山横贯其间,北侧是阿尔泰山脉绵延耸峙,而南部是巍巍昆仑。风烟不尽,卷起漫漫黄沙如神秘面纱,掀起海蜃诉说古老的传奇;纵横瑰丽的峡谷间,大河涛涛,从茫茫雪域,奔腾到地势平阔的盆地,流经高原、草场、沙海与绿洲;丰美的草滩与湖泊星罗棋布,被群峰与森林环抱,其间有飞鸿与落雁,有牛羊成群。
楼兰消失了,罗布泊干涸了,轮台的原始胡杨林千年不倒,而大雪依旧年复一年落满天山路。呜咽的风吹过古城垛、烽火台与瞭望楼,那条古老的丝绸之路,如时隐时现、错综却绵延的命运伏线,在这片欧亚大陆的中心腹地,联结起中、西亚乃至地中海沿岸的诸多民族,随着商旅、驼马的络绎往来,在此碰撞与交汇。那些西域诸国、边陲重镇在漫长岁月中渐渐消隐,而这交融汇聚的丰富多姿的文化,依旧深深烙印在这里的各民族风俗与音乐中。古老的牧歌与史诗于部族的迁徙、贸易与征战中,传承与更新。古西域的疏勒乐、于阗乐、龟兹乐、高昌乐、伊州乐和西亚的波斯乐、阿拉伯音乐依旧能在新疆各族的民歌乐曲中寻见踪迹,如时隔千年仍依稀可辨的古道与辙痕。

音乐如翅膀,飞度西域千古
旋律如曲径,重走丝路无疆

数十个民族,百种乐器,无数首民间歌曲、乐曲,极为多元、多样而又多变的丰富音乐形式与内容……对于新疆而言,这里有着太过庞大丰沛的音乐遗产,太过丰富多元的音乐风貌。在这里,每个民族都紧密交融、情意相牵,共享着文化艺术中的诸多相通成分与相似风貌,又各自葆有着自身鲜明独特的音乐特质、风格迥异并风情浓郁。
哈萨克的阿肯弹唱、柯尔克孜的玛纳斯奇弹唱、维吾尔族的木卡姆、塔吉克人的叼羊会与鹰笛、锡伯族的西迁节与田野歌、回族的花儿、蒙古族的《格斯尔》史诗与长调……所有这些,只是那浩瀚音乐世界的冰山一角。在新疆的音乐中,我们能听到漫长的历史,听到古朴的信仰和久远的传奇,听到人们所生活的世界、奇特的气象与雄浑的地貌、雪山与草场、大漠与河流,听到盘旋的鹰和奔腾的马,听到天鹅与丝路上的马队与驼铃,听到酣畅婀娜的舞蹈与绿洲中的花园,听见千百种人心的思念和对故乡的无尽爱意。

那么此刻,就让我们由音乐引领,飞度关山万重,听见新疆。


曲目介绍:
我的家乡 萨日库 Miss My Hometown “Sariku”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夏西塔尔:艾孜木·胡西迪力

夏西塔尔的悠扬而不尽抒情的弹拨声一起,仿佛驼铃摇动,长长的画卷铺陈,将人带到了帕米尔高原,那古丝绸之路上最神秘瑰丽的地带。群峰巍峨,积雪终年不化,峡谷交错,大河蜿蜒而过,那是传说中的不周山,是除青藏高原外的又一世界屋脊,昆仑山、兴都库什山与天山在此交汇,自古塔吉克人世居于此,在绿草如茵的高山草场上放牧,在水土肥沃的谷地里耕种。旋律节奏转急处,如河流从峡谷奔腾入平缓处,一时间峰回路转,入目处,群马被驱策着疾驰过温柔起伏的大地,而屋舍如繁星散布,人烟聚集,生活、劳作间尽是一派勃勃生机。

想念 茹布依 Missing “Rubuyi”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塔结达尔热瓦甫:艾孜木·胡西迪力

世居于“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东侧与新疆塔什库尔干地区及莎车、叶城等地的塔吉克族,有着悠久的音乐传统,因聚居地处于古代丝绸之路东西要道,极为瑰丽的地带,汉、羌、突厥、古巴比伦、古波斯、古阿拉伯、古印度等各种文明曾在此交汇,给他们的音乐留下了多元的印痕。
塔结达尔热瓦甫的弹拨如心弦在不休的颤动中,按捺不住的诉说,那琴弦曾经由羊肠衣制成,旋律也如心肠曲折而不尽深衷,逶迤如群峰绵延,高低起落间仿佛一颗思念的心翻山越岭,流泻的音符,如月色照落窗前,如清泉在无人处自鸣,那思念敲击心弦的力度无论轻重缓急,都带着同样的缱绻与赤忱。

美丽的帕米尔高原 库依帕米尔 Beautiful Pamirs Plateau “Kuyi Pamirs”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都木吧克:艾克拜尔·艾比力秀
塔结达尔热瓦甫:艾孜木·胡西迪力

世居在帕米尔高原东侧与塔什库尔干、莎车、叶城等地的塔吉克人,有着悠久而多元的音乐传统,聚居地地处古丝绸之路最为神秘瑰丽的要冲之地,西域各族乃至古波斯、古印度、古阿拉伯文明都在塔吉克音乐中留下了印痕。塔吉克族的乐器品类丰富,与维吾尔族乐器有相近之处,但又保留着自己民族的特质。手鼓达卜有着宽大的白杨木边框,蒙以兽皮,拉弦乐器艾捷克有着独特的琴箱,弹拨乐器塔结达尔热瓦甫往往用整块杏木挖成,上张羊肠衣弦,还有那最受瞩目与赞美的塔吉克鹰笛“那依”……
塔吉克人用音乐赞颂美丽的家园,塔结达尔热瓦甫的一长段弹拨声起初在散板节奏间写得自由而清澈,仿佛高原上斜照过雪山山巅的日光,随时间流转迁移。一个全景式的景观,仿佛鹰的视角,鸟瞰开阔的高原草场,地脉温柔起伏,河流蜿蜒而开阔;而后都木巴克从容自如又错落有致的节拍加入其中,弹拨声转而激越,赞美的语调变得铿然、激情而掷地有声,有着不容错辨的强烈抒情,仿佛雪山终年不化的积雪,与造化刀凿斧刻般坚硬的山石肌理与地貌;继而节拍变得更急、更密,仿佛大河奔腾不息,一往无前,群马驱策,马鞭轻敲,彼此追逐,向着日头的方向。

卡拉帖肯 Kara Tieken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都木吧克:艾克拜尔·艾比力秀
夏西塔尔:艾孜木·胡西迪力

世居在帕米尔高原东侧与塔什库尔干、莎车、叶城等地的塔吉克人,有着悠久而多元的音乐传统,聚居地地处古丝绸之路最为神秘瑰丽的要冲之地,西域各族乃至古波斯、古印度、古阿拉伯文明都在塔吉克音乐中留下了印痕。塔吉克族的乐器品类丰富,与维吾尔族乐器有相近之处,但又保留着自己民族的特质。手鼓达卜有着宽大的白杨木边框,蒙以兽皮,拉弦乐器艾捷克有着独特的琴箱,弹拨乐器塔结达尔热瓦甫往往用整块杏木挖成,上张羊肠衣弦,还有那最受瞩目与赞美的塔吉克鹰笛“那依”……
如这首《卡拉贴肯》,夏西塔尔的弹拨声如淙淙清泉,溅入水潭,又在山地、林间清澈地流泻,配合着都木巴克错落有致的节拍与泠然不失柔和的音色,如泉石交激,随着乐句的铺陈,仿佛可见那如茵的草滩、林间的群鸟、逐渐开阔的蜿蜒水径和山地起伏的曲线。

鹰与孔雀在飞翔 帕尔塔吾孜克次吾迪 Eagle and Peacock are Flying “Parta Wuzike Ciwudi”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都木吧克:艾克拜尔·艾比力秀
艾捷克:阿瓦力拜克·尼夏提

世居在帕米尔高原东侧与塔什库尔干、莎车、叶城等地的塔吉克人,有着悠久而多元的音乐传统,聚居地地处古丝绸之路最为神秘瑰丽的要冲之地,西域各族乃至古波斯、古印度、古阿拉伯文明都在塔吉克音乐中留下了印痕。塔吉克族的乐器品类丰富,与维吾尔族乐器有相近之处,但又保留着自己民族的特质。手鼓达卜有着宽大的白杨木边框,蒙以兽皮,拉弦乐器艾捷克有着独特的琴箱,弹拨乐器热瓦甫往往用整块杏木挖成,上张羊肠衣弦,还有那最受瞩目与赞美的塔吉克鹰笛“那依”……
伴随着都木巴克泠然有致的节拍,艾捷克带着些许朴素质地又不失一种天然优雅的弦音,从容地滑动着如舞姿般曳步、旋转、折腰。乐器间两相映衬、彼此交织,一个铿然有力,一个优雅柔和,恰与曲名相应。旋律起初是自如而舒缓的,如孔雀在林泉间的悠然信步,而后节奏倏然转急,变得热烈,那舞姿变得激越而具有张力,仿佛孔雀张开翎羽与翅膀,向云天高飞而去,而鹰始终在天际盘旋,伴随着不时的高飞与俯冲。

孤独的鹰笛 法拉克 Lonely Eagle Flute “Falake”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鹰笛:沙热合曼·恰库尼

世居在帕米尔高原东侧与塔什库尔干、莎车、叶城等地的塔吉克人,有着悠久而多元的音乐传统,聚居地地处古丝绸之路最为神秘瑰丽的要冲之地,西域各族乃至古波斯、古印度、古阿拉伯文明都在塔吉克音乐中留下了印痕。塔吉克族的乐器品类丰富,与维吾尔族乐器有相近之处,但又保留着自己民族的特质。手鼓达卜有着宽大的白杨木边框,蒙以兽皮,拉弦乐器艾捷克有着独特的琴箱,弹拨乐器塔结达尔热瓦甫往往用整块杏木挖成,上张羊肠衣弦,还有那最受瞩目与赞美的塔吉克鹰笛“那依”……
那是高原的风,穿过鹫鹰最长翅骨制成的笛的吹孔,好像鹰将翅膀借给了笛音,好像鹰的灵也寄托在了笛音中,恒久地回忆着高旷清透的蓝天,雪山的山巅和太阳的方向,清亮的笛音比一般乐器要高上两到三个八度,乐音清亮透澈的如海拔极高地带稀薄又明澈的空气,和明晃晃的日光,轻盈的好像挣脱了一切束缚后的自由与渺远。鹰曾是塔吉克族的图腾,也是他们心目中英雄的象征,塔吉克人有鹰舞,有许多关于鹰的乐曲、故事和传说,也有这鹰笛,在他们的节日、婚嫁、叼羊、赛马等一应场合上吹奏,仿佛承载了这一切心事,将心都寄托给天,给孤独与不为人知的欢愉和无限自由的独奏。


两只手鼓 炯吉嘎尔 Two Tambourines “Jongjigaer”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达卜:姑丽娜尔·阿洪江、沙热合曼·恰库尼

达卜和鹰笛同为塔吉克音乐中最受青睐的两种乐器,宽大的鼓框由白杨木制成,蒙以狼皮或马皮,有些达卜装有铁镲,令音色愈加铿锵如金石。在塔吉克音乐的演奏中,习惯由两个达卜手鼓同时演奏,一个击节拍重音,一个奏节奏变化,且击鼓的往往是女鼓手。
传说曾有一对塔吉克青年相恋,然而在包办婚姻的年代,姑娘却被许配他人,且想在婚礼的赛马叼羊会上趁乱谋害她的爱人。男青年在听闻姑娘报信后,为见她最后一面执意前来,姑娘约定,以达卜示警。当日,当他得胜回返时,听到急烈如暴雨般的鼓点,最后望向昔日的恋人一眼,而后折身策马向雪山的方向疾冲而去,得以脱身。为纪念这对恋人,尤其这勇敢的姑娘,女子敲击达卜,变成了塔吉克古老的传统风俗。


坎尼朱笛 Kannizhu Flute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达卜:艾孜木·胡西迪力、姑丽娜尔·阿洪江
鹰笛:艾克拜尔·艾比力秀、沙热合曼·恰库尼

世居在帕米尔高原东侧与塔什库尔干、莎车、叶城等地的塔吉克人,有着悠久而多元的音乐传统,聚居地地处古丝绸之路最为神秘瑰丽的要冲之地,西域各族乃至古波斯、古印度、古阿拉伯文明都在塔吉克音乐中留下了印痕。塔吉克族的乐器品类丰富,与维吾尔族乐器有相近之处,但又保留着自己民族的特质。手鼓达卜有着宽大的白杨木边框,蒙以兽皮,拉弦乐器艾捷克有着独特的琴箱,弹拨乐器塔结达尔热瓦甫往往用整块杏木挖成,上张羊肠衣弦,还有那最受瞩目与赞美的塔吉克鹰笛“那依”……
清越的鹰笛像是从遥远的雪山传来的,依稀能看到苍鹰背着日影,在山巅盘旋,却又轻盈、透明的不再有形体与重量。那是用鹫鹰最长的翅骨制成的鹰笛,塔吉克人最珍爱而独特的乐器,细润光亮的骨身上,骨纹疏密有致,经馕坑的烟气熏出美丽的暗红色泽,三个简洁的吹孔,仿佛供高原上的气流穿过,将它托起、展翅,让乐音在天际飞翔。铮然而低沉,有着金石音色的达卜骤然加入,直叩心上,从容的节奏在愈发开阔的旋律中铺陈、行进,如雪山融水倾注,长河流泻,而鹰笛声也转而变得愈加清丽、欢悦,袅娜的舞姿就一路穿山越岭,落在云杉林梢、落在如茵的山地草场、繁花似锦的高原之上。

叼羊的游戏 瓦勒瓦勒克克 The Game of Scrambling the Sheep “Wale Wale Keke”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达卜:艾孜木·胡西迪力、姑丽娜尔·阿洪江
鹰笛:艾克拜尔·艾比力秀、沙热合曼·恰库尼

世居在帕米尔高原东侧与塔什库尔干、莎车、叶城等地的塔吉克人,有着悠久而多元的音乐传统,聚居地地处古丝绸之路最为神秘瑰丽的要冲之地,西域各族乃至古波斯、古印度、古阿拉伯文明都在塔吉克音乐中留下了印痕。塔吉克族的乐器品类丰富,与维吾尔族乐器有相近之处,但又保留着自己民族的特质。手鼓达卜有着宽大的白杨木边框,蒙以兽皮,拉弦乐器艾捷克有着独特的琴箱,弹拨乐器塔结达尔热瓦甫往往用整块杏木挖成,上张羊肠衣弦,还有那最受瞩目与赞美的塔吉克鹰笛“那依”……
塔吉克人有着极为悠久而多元的音乐传统,歌舞曲、习俗曲、弹唱叙诵曲等不一而足,内容涵盖了爱情、宗教、婚礼、哀悼、叼羊等生活的各个面向,风格古朴而浓郁。如这首便是叼羊乐曲,叼羊是塔吉克人的传统活动,节庆、婚礼、生子,都会举办叼羊赛,紧张激烈的场面恍若古战场的厮杀,群马奔腾,扬尘数里,骁勇的骑手们仿佛被唤醒最古老的血性,奋勇争夺那匹剥好的羊,争先要将它夺来抛去指定的地方。叼羊的时候,总有塔吉克人最独特而具有代表性的鹰笛伴奏,达卜(手鼓)激越地敲击,鼓点急而密,从始至终毫不松懈,而清越亢亮的鹰笛声有着长风开阔般的自由,酣畅而连贯地在简洁的乐句间回旋着,仿佛正合着骏马驰骋的步子,和马背上的起伏。


恰甫苏孜 Qiafu Suzi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达卜:艾孜木·胡西迪力、姑丽娜尔·阿洪江
鹰笛:艾克拜尔·艾比力秀、沙热合曼·恰库尼

世居在帕米尔高原东侧与塔什库尔干、莎车、叶城等地的塔吉克人,有着悠久而多元的音乐传统,聚居地地处古丝绸之路最为神秘瑰丽的要冲之地,西域各族乃至古波斯、古印度、古阿拉伯文明都在塔吉克音乐中留下了印痕。塔吉克族的乐器品类丰富,与维吾尔族乐器有相近之处,但又保留着自己民族的特质。手鼓达卜有着宽大的白杨木边框,蒙以兽皮,拉弦乐器艾捷克有着独特的琴箱,弹拨乐器塔结达尔热瓦甫往往用整块杏木挖成,上张羊肠衣弦,还有那最受瞩目与赞美的塔吉克鹰笛“那依”……
达卜低沉、扣人心弦,敲击出韵律多变、错落有致的节奏,清越、明亮的鹰笛在简洁而悠扬的旋律间跳跃,如雏鹰在悬崖高枝上相语。
塔吉克人将鹰笛唤作“那依”,那是他们最独特而具有代表性的乐器,塔吉克人崇拜鹰,鹰曾是塔吉克的图腾,也是英雄的象征,在塔吉克人中间流传有许多关于鹰的舞蹈、歌谣和传说,承载着他们对自由、对纯真美好的生活与爱的向往。他们借着鹫鹰的翅骨,将一应喜怒哀乐托寄在由三个吹孔吹出的清越笛音中,仿佛高原的气流穿过那坚硬而又润亮的鹰翅骨,笛音如透明的翅膀载着乐音中的心意,在高空中盘旋、俯冲、飞向苍莽的雪山、无尽的天际。

欢乐的鹰笛和手鼓 麦力斯 The Joyful Eagle Flute and Tambourine . “Mailis”
民间乐曲 民族:塔吉克族 地区:新疆

达卜:艾孜木·胡西迪力、姑丽娜尔·阿洪江
鹰笛:艾克拜尔·艾比力秀、沙热合曼·恰库尼

世居在帕米尔高原东侧与塔什库尔干、莎车、叶城等地的塔吉克人,有着悠久而多元的音乐传统,聚居地地处古丝绸之路最为神秘瑰丽的要冲之地,西域各族乃至古波斯、古印度、古阿拉伯文明都在塔吉克音乐中留下了印痕。塔吉克族的乐器品类丰富,与维吾尔族乐器有相近之处,但又保留着自己民族的特质。手鼓达卜有着宽大的白杨木边框,蒙以兽皮,拉弦乐器艾捷克有着独特的琴箱,弹拨乐器塔结达尔热瓦甫往往用整块杏木挖成,上张羊肠衣弦,还有那最受瞩目与赞美的塔吉克鹰笛“那依”……
达卜敲击出热烈欢腾的节奏,如奔腾的舞蹈踏地节拍,鹰笛清越,那是塔吉克族最具代表性的乐器,用鹫鹰翅膀上最长的翅骨制成。因塔吉克族曾以鹰为图腾,而鹰对于他们也是英雄的象征,关于鹰的歌舞、鹰的传说是民族叙事的重要篇章,但凡塔吉克人过节、婚嫁、娱乐、叼羊、赛马时,总有鹰笛的乐音相伴,高亢、清脆而悠扬,如高空上的啼鸣穿过稀薄而剔透的大气而来。

录制成员:

制作人/音乐总监:叶云川
录音指导:李大康
录音:张正地
混音:鹿楠楠
制作统筹:蓝宁飞
音乐统筹/录音协助:迪叶尔·艾克夫
录音剪辑:邓漪
摄影:YC
录音地点:新疆伊犁
录音时间:2019.10.27-2019.10.31


制作成员:

出品人:丁磊 叶云川
中文文案:汪见殊
英文文案:朱怡雯
哈萨克族歌曲汉语歌词编译: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韩玉文等
文案编辑:魏娉婷
字体提供:仓耳字库
出品:瑞鸣音乐
鸣谢:国家艺术基金
更多>
全部歌曲

相关直播推荐

你已经被我一个人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