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乐地图之听见新疆 哈萨克族民间乐曲集

《中国音乐地图》之听见系列缘起


在快速发展的时代中国,我们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得到了经济发展、科技、便捷带来的福利,也失去了那些极其珍贵的原本不该失去的,比如母语,比如传统文化、传统音乐。那些妈妈教给我们的,奶奶、外婆教给我们的母语,以及一首首世代相传的古老的歌谣。
这些母语和歌谣有着家族的民族的深刻记忆,曾世世代代相传,直到传到我们手里。被时代遗忘,被我们遗弃,冷漠的任其消失,以过时没有流量的名义淘汰,无论曾经历千年、百年,多少风雨,即将遗失在我们手里。
我们对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民族到底是贡献还是犯下过错,有多少遗憾缺失?需要从行动中解答。我想,从我做起,以一个普通音乐人的力量,以每个人的力量,将会汇集成河流,流入大海,让这些古老的语言和歌谣得以传承,直到生生不息!


叶云川 .瑞鸣音乐制作人
2020年8月16日


中国音乐地图
用音乐找回民族的记忆,从母语中寻找生命的缘起

音乐,可以说是人类最初的母语。它先于语言而生,诞生于最天然的心跳、身体运动的节律、胸腔与喉管的震动、原始的情感和万物之间流淌的声音。一个民族可能没有文字,但绝不会没有音乐,而它也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与风貌的最忠实的记载与反映,如一条鲜活血脉,源源不断输送着一个民族扎根所在的那片地层与地域的养分,和难以言状的印记。
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们失落了太多的记忆,然而从未有哪个时代,我们遗失得像今天这样迅速和难以挽回。可是当那些被一代代传唱、甚至历经千百年不衰的乐曲歌谣响起,一应模糊难辨、遥远难追的习俗传统、风土人情、文化面孔乃至自然风貌,便被重新唤醒,变得鲜活而清晰。这些歌谣,在今天面临岌岌可危的失传境况。因而瑞鸣对这些音乐进行采风式的收集、整理并录制,以国际级制作要求和水准,到当地民族文化之中广泛采撷、拾取那些最原汁原味、也最弥足珍贵的声音,来唤起亲切的民族记忆,并藉由音乐重连那与自然、与生命的脐带。

一种音乐地理的表达探索
地图所对标的风貌,旋律所触达的基石

对于中国音乐来说,五千年文化,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五十六个民族,数百种民族乐器,近千种戏曲剧种,构成了太过庞大而丰富的音乐体系,想要领略中国音乐的全貌,或找寻进入这个音乐世界的门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经历16年民族音乐与世界文化的融合探索后,瑞鸣音乐发起“中国音乐地图”计划,并得到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用地图的方式,对中国音乐整体尝试进行一种系统性的整理和表达,令本土也令国际上的每个人,能在地图索引中畅游中国音乐时空,藉由一首首乐曲,叩启地域风情,并被音乐引领着,溯洄于久远的历史河床,更容易也更立体地感受这浩瀚又神秘的音乐世界。
源于梦想和执着。2019年,瑞鸣团队在制作人、音乐总监叶云川的带领下,在录音大师李大康老师的指导下,走过全国十余省,在各地寻找到音乐厅、剧院等场地,运用世界级录音设备,以极高采样频率,录制下每个民间音乐人细微情感、呼吸和演奏演唱时的心跳,每一次瞬间的感动。本次实地录制历时近90天,参与采录的民间音乐人约580人,参与录制的演奏者中,有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诸如罗凤学、张顺英、边巴扎西等,亦有常年巡回世界演出的民乐艺术家赵家珍、郭雅志等。涵盖汉族、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壮族、白族、彝族、朝鲜族等近40个民族,精心录制音乐1036首,涉猎西安鼓乐、江南丝竹、智化寺京音乐等百余流派的精选民族音乐曲目,包含传统音乐名曲诸如《昭君出塞》《出水莲》《高山流水》等曲目,也有如《格萨尔王传》《江格尔》《玛纳斯》等少数民族音乐史诗。体裁涉及少数民族宫廷音乐、山歌、牧歌、渔歌、劳动号子、戏曲、说唱、器乐独奏合奏等多种形式;使用传统乐器多达213种,采集文字资料近30万字。

大者见大,微者见微

瑞鸣音乐17年历程,试图以微薄之力,在一步一个脚印的采风中重绘华夏音乐版图。这既是一桩很宏观的事,承载的不止是广袤的土地,它有波澜壮阔的民族记忆,大开大阖的历史时空,乃至风姿百态的不尽河山……然而它同时又非常幽微和细密,音乐能带领我们抵达多么细节而层次丰富的体验?一个地域的气候、地貌、自然物宜,一个民族的性情、风俗和古老的信仰传说,一个个体的情感、故事与生活场景……它们都在音乐中自然流淌,对有心人娓娓诉说着。
而就这个音乐项目本身而言,它同样是当下的又是历史的,是宏大的又是细微的。我们用当代世界最前沿的技术手段,保存最传统和原生的音乐资料,尽可能追求极致的专业和每一处细节上的考究,来完成一件宏大而规模化的事情,并令它具备一个国际性的视野和传播效力。
制作人、音乐总监叶云川,是享誉国际的著名音乐品牌瑞鸣音乐创始人,所制作的音乐曾获得国内外160余个奖项。录音指导李大康老师,是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国家一级录音师、中国录音师协会理事。除李大康老师外,参与录制的录音师近二十人,包括鹿楠楠、曹勐、杨震、张正地、陶煦等录音师。为更好地传播民族文化,除完成了1036首乐曲录制外,项目全程以4k的精度三机位录制而成视频素材总时长约17000分钟,拍摄图片万余张,充分展现各民族音乐人个性特征、乐器的历史沧桑变化以及创作过程自由交流表达、传统敬业的精神,并将制作成1000条与乐曲、歌曲对应的音乐视频,以及符合民族气质的高品质数字音乐、唱片及书籍,传播到世界。

以国际级制作水准,记录最传统的声音中国

传统需要传承,文化需要发扬,民族的需要走向世界,传播就是民族音乐最好的保护方式。瑞鸣音乐将本次录制作品以高品质数字化制作、保存及国际化推广,建立起系统而立体的、兼具宏观与细微的中国音乐地图系列,以向世界提供认识、感受中国音乐独特魅力的索引指南,也为民族留存一份满载着记忆和故事的珍贵语本,提供了解并理解传统中国的音乐系统资料,为后世留下可供无限浏览的民族深刻记录。



掀起神秘的面纱,聆听西域千年传奇
——听见新疆

从玉门关、阳关往西去,不复有渭城朝雨、杨柳青青,可那两个字--西域,历经千年依旧令人魂牵梦萦。曾经的西域,如今的新疆,天山横贯其间,北侧是阿尔泰山脉绵延耸峙,而南部是巍巍昆仑。风烟不尽,卷起漫漫黄沙如神秘面纱,掀起海蜃诉说古老的传奇;纵横瑰丽的峡谷间,大河涛涛,从茫茫雪域,奔腾到地势平阔的盆地,流经高原、草场、沙海与绿洲;丰美的草滩与湖泊星罗棋布,被群峰与森林环抱,其间有飞鸿与落雁,有牛羊成群。
楼兰消失了,罗布泊干涸了,轮台的原始胡杨林千年不倒,而大雪依旧年复一年落满天山路。呜咽的风吹过古城垛、烽火台与瞭望楼,那条古老的丝绸之路,如时隐时现、错综却绵延的命运伏线,在这片欧亚大陆的中心腹地,联结起中、西亚乃至地中海沿岸的诸多民族,随着商旅、驼马的络绎往来,在此碰撞与交汇。那些西域诸国、边陲重镇在漫长岁月中渐渐消隐,而这交融汇聚的丰富多姿的文化,依旧深深烙印在这里的各民族风俗与音乐中。古老的牧歌与史诗于部族的迁徙、贸易与征战中,传承与更新。古西域的疏勒乐、于阗乐、龟兹乐、高昌乐、伊州乐和西亚的波斯乐、阿拉伯音乐依旧能在新疆各族的民歌乐曲中寻见踪迹,如时隔千年仍依稀可辨的古道与辙痕。

音乐如翅膀,飞度西域千古
旋律如曲径,重走丝路无疆

数十个民族,百种乐器,无数首民间歌曲、乐曲,极为多元、多样而又多变的丰富音乐形式与内容……对于新疆而言,这里有着太过庞大丰沛的音乐遗产,太过丰富多元的音乐风貌。在这里,每个民族都紧密交融、情意相牵,共享着文化艺术中的诸多相通成分与相似风貌,又各自葆有着自身鲜明独特的音乐特质、风格迥异并风情浓郁。
哈萨克的阿肯弹唱、柯尔克孜的玛纳斯奇弹唱、维吾尔族的木卡姆、塔吉克人的叼羊会与鹰笛、锡伯族的西迁节与田野歌、回族的花儿、蒙古族的《格斯尔》史诗与长调……所有这些,只是那浩瀚音乐世界的冰山一角。在新疆的音乐中,我们能听到漫长的历史,听到古朴的信仰和久远的传奇,听到人们所生活的世界、奇特的气象与雄浑的地貌、雪山与草场、大漠与河流,听到盘旋的鹰和奔腾的马,听到天鹅与丝路上的马队与驼铃,听到酣畅婀娜的舞蹈与绿洲中的花园,听见千百种人心的思念和对故乡的无尽爱意。

那么此刻,就让我们由音乐引领,飞度关山万重,听见新疆。


曲目介绍:
天鹅 Swan
作曲:努尔黑沙·特列因德耶夫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Composer: Nuer Heisha·Telie Yinde Yefu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冬不拉:塔兰提·木拉提
Dombra: Talanti·Mulati

曲目简介:

冬不拉或许是哈萨克特有的最为人熟知的一种民族乐器。这美妙的弹拨乐器过去往往由整块的松木或桦木斫成,琴杆纤长,扳指分布于琴颈之上,形制不一的琴箱优美而简朴,张着羊肠弦两根。它轻盈,在游牧迁徙中被随身携带,斜抱在牧民或他们的歌者——阿肯怀中,篝火边,马背上,弹拨间行吟,便是诗章,囊括了他们的生平悲喜和无尽风景,“歌和马是哈萨克人的两只翅膀”。
哈萨克人将器乐曲叫作“奎衣”,这首冬不拉奎衣《天鹅》由哈萨克伟大的作曲家努尔黑沙•特列因德耶夫所作。哈萨克人非常崇拜和珍惜白天鹅,春季天鹅的飞归在哈萨克人眼中是“天鹅归,鸿运降”的象征,而传说中,哈萨克人是天鹅的后裔,族名“哈萨克”便是“白天鹅”的意思,而祥云中翱翔的白天鹅是他们的族徽。
冬不拉铿然而又灵动地铮铮鸣唱,乐音中有天鹅闲雅幽美的姿态,欢畅戏水的嬉游,也有成群高飞过天际、穿云过山的自在,乐音愈发急促,如马背驰骋时候的疾风扑面,仿佛是那哈萨克乐者一睹见天鹅,便忍不住抱起冬不拉,急烈弹奏的心情,冬不拉如追逐天鹅身姿般,赞美着天鹅所代表的高尚、纯真与忠贞不渝的爱,并以乐声深深祝祷着对天鹅的崇敬,和对庇佑、幸运和幸福的虔诚的祈请。

旅行者 Traveler
民间乐曲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冬不拉:塔兰提·木拉提
Dombra: Talanti·Mulati

曲目简介:

冬不拉或许是哈萨克特有的最为人熟知的一种民族乐器。这美妙轻盈的弹拨乐器过去往往由整块的松木或桦木斫成,琴杆纤长,扳指分布于琴颈之上,按形制不一的琴箱优美而简朴,张羊肠弦两根,被怀抱在牧民、在阿肯的怀中,以或铿锵或淙然的鸣动,倾吐眼前的美景,慨然的心声,“歌和马是哈萨克人的两只翅膀”,哈萨克人的一生,始终在歌声和冬不拉的伴随下度过。
此刻,冬不拉急烈地铮鸣着,讲述着这一路向前无可回头的生之旅程。铿锵奔放的弹拨声迅疾地跳跃、疾行着,带着饱满的激情,或许很少有什么民族像迁徙不定,年年载着家当在不同季节转场于不同的牧场,一生在马背上飞驰的哈萨克族那样,深切地体会着“生如逆旅”四个字了,在并不长久的一生中,他们一如这旋律般,仿佛不被阻挡或击退般地追逐幸福,不求辉煌,但求不枉此生,如打马驰骋般将扑面的苦与乐收藏。

动人的旋律和古老的传承 萨尔仁 Moving Melody and Ancient Inheritance “Sar Ren”
民间乐曲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库布孜:沙吾列西·吾汗
Kobyz: Shawu Liexi·Wuhan

曲目简介:

整块木头雕凿出弓形的古朴琴体,在下背部包裹着骆驼羔皮或羊皮,琴颈细而长,琴腹敞开,形如展翅的天鹅,上设马尾弦,最初只一根,在后来有所增补,用马尾弓拉奏,便是柔美细腻而深沉如诉的旋律。那是哈萨克人的古老乐器,库布孜。
在古代,库布孜是哈萨克族巫师给人们占卜和治病必用的乐器。巫师用库布孜演奏出优美的曲调以请神,技巧越高超、旋律越动听,神灵愈早降临,它是巫师与神灵沟通的语言载体。
这首库布孜曲被称作“萨尔仁”,萨尔仁在这里有两个意思,一是“动听的旋律”,形容乐曲的优美与动听,一是“古老的传承”,那是承载在旋律中的含义——将哈萨克人祖辈的古老传统和动听旋律一代代传承下去。

心上人啊 黛迪达吾 My Sweetheart “Daidi Dawu”
民间乐曲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二弦库布孜:沙吾列西·吾汗
Two-stringed Kobyz: Shawu Liexi·Wuhan

曲目简介:

整块木头雕凿出弓形的古朴琴体,在下背部包裹着骆驼羔皮或羊皮,琴颈细而长,琴腹敞开,形如展翅的天鹅,上设马尾弦,最初只一根,在后来有所增补,用马尾弓拉奏,便是柔美细腻而深沉如诉的旋律。那是哈萨克人的古老乐器,库布孜。
这是二弦库布孜在低沉、哀伤地诉说,两根弦呜咽着,高高低低地交错,如交颈而后又分离。作为古老的降神乐器,库布孜深婉的乐音在替情人说话时,仿佛能将有情人的心折成一纸情书,饱蘸着诗意,呈递最深曲婉转的心事,它低吟着,仿佛也在暗自垂泪,为这在爱意与分离的痛苦中结满露水的心。

河对面的姑娘 布勒克勒达克 Girl across the River “Bule Kele Dake”
作曲:塔尔特恩别克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Composer: Taerte Enbieke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四弦库布孜:沙吾列西·吾汗
Four-stringed Kobyz: Shawu Liexi·Wuhan

曲目简介:

整块木头雕凿出弓形的古朴琴体,在下背部包裹着骆驼羔皮或羊皮,琴颈细而长,琴腹敞开,形如展翅的天鹅,上设马尾弦,最初只一根,在后来有所增补,用马尾弓拉奏,便是柔美细腻而深沉如诉的旋律。那是哈萨克人的古老乐器,库布孜。
此处是四弦库布孜在诉说,不止形制如天鹅,它的音色如天鹅绒和丝绸般的华丽与细腻,那旋律也萦回着水中白天鹅般的优美与典雅,用一种无邪的赏慕与赞美,描摹河对面打水的美丽姑娘,她在水畔与倒影相映的优美姿态,她弯腰俯就与徐徐起身间那柔软、矫捷又优雅如天鹅般的姿态,她轻盈姣好而纯真的面庞……哈萨克人崇拜与珍惜白天鹅,自诩是天鹅的后裔,天鹅,是高尚、纯真与美好忠贞爱情的象征。此刻,那姑娘在乐者的眼中,仿佛就是白天鹅的化身吧。

带斑点的小牛 塔尔格勒塔纳 Spotted Calf “Tar Gele Tana”
民间乐曲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库布孜:沙吾列西·吾汗
Kobyz: Shawuliexi.Wuhan

曲目简介:

整块木头雕凿出弓形的古朴琴体,在下背部包裹着骆驼羔皮或羊皮,琴颈细而长,琴腹敞开,形如展翅的天鹅,上设一根马尾弦,用马尾弓拉奏,便是柔美细腻而深沉如诉的旋律。那是哈萨克人的古老乐器,库布孜。
在哈萨克族的音乐里,总有一种对生命的珍视与爱惜,何况面对这样一只初生小牛犊,那是作为牧民的极为亲近的一种生物。库布孜柔和的音色起初就像一位温厚的长者,带着慈蔼的笑容,注视着这初生的牛犊。小牛带着一种乍醒的懵懂,它的肌肉骨骼已见日后健壮的雏形,它的身上有活泼可爱的斑点,此刻它柔和的哞叫,挣扎着要站起来,耐心地一次次蓄力发力,却又站立不稳,而后带着活泼的坚持,再度起身,并且试探着迈出从摇晃到逐渐稳健踏实的步伐。

给爱人的问候 哈拉穆哈斯 Greetings to My Lover “Hala Muhasi”
作曲:阿拜·库南拜耶夫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Composer: Abai.Kunan Baiyefu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库布孜:沙吾列西·吾汗
Kobyz: Shawuliexi.Wuhan

曲目简介:

这柔肠百转的深婉旋律一起,绵延的思念与迢递的深情便占据了整个心房,整个空间。库布孜在低沉的诉说,诉说那深衷、细腻的情曲。你见过这古老的降神乐器吗?弓形的琴体由一整块木头雕凿而成,琴颈细而长,配着张开的琴腹酷似展翅飞翔的白天鹅,不同于世上任何一种其它乐器,只一根单纯的马尾弦,用马尾弓拉奏,音色典雅美丽到可以上通神灵。
此刻,好像在火烛光影摇晃的静而暗的毡房,它替爱人歌唱,低回地暗自诉说着,将心折成一封书信,将遥远的问候呈递,好像那声音可以穿越时空抵达爱人的耳畔,好像这柔肠通着柔肠,灵犀照着灵犀,而库布孜的音色足以打动任何人的心弦,它说着,虽然我看不见你的脸,我日复一日、时时刻刻地向你问候,我向你问候,为你祝福,为你备上佳肴,让你时刻徘徊在我的心上,并引动我的泪水涟涟,这衷肠无人可诉,因你不在我的面前,你是世上的唯一,哪怕重聚那样的难,我将永守信诺,深深地不变地爱恋着你。

跳跃的羚羊 杰孜克依克 Jumping Antelopes “Jiezi Keyike”
民间乐曲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China

萨孜斯尔乃:沙肯德克·飞达
Sa Zi Si Er Nai: Shaken Deke · Feida

曲目简介:

这天真跳脱的旋律来自哈萨克民族的独特乐器,萨孜斯尔乃,那是用泥或芦苇做成的哈萨克人的口弦,它在民间有多种形制,泥土、芦苇,也用金属制作。用泥制的,哈萨克人称为沙孜斯尔那依,用芦苇做的,称为哈木斯斯尔那依,被牧民信口而吹。
这段旋律惟妙惟肖地描摹了羚羊矫捷、活泼的跳跃。发足奔跑的姿态,灵动、机警的气质,仿佛可以看到它乌溜溜的清澈眼睛,有力而纤细优美的四蹄,和它时跃时停在草场山地的自得,听到它欢悦的呦鸣。萨孜斯尔乃的音色似乎专为羚羊而设,那旋律简单的近乎童真,没有一点机心,只有纯然的、发乎于爱的、对自然的瞩目与沉浸。

回不去的阿勒泰故乡 阿嘎加依阿勒泰 Aletai Hometown Which Can Never Go Back “Aga Jiayi Aletai”
民间乐曲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China

斯布孜额:沙肯德克·飞达
Sybyzgy: Shaken Deke · Feida

曲目简介:

斯布孜额沙哑地呜咽着,如风过秋日芦苇管的萧瑟哀声,那也确实是哈萨克族人的竖箫,是他们的“心笛”,最初用草原或山坳间的芦苇制成,流传已有千年。哈萨克老牧工们用它吹响这如泣如诉的古老思乡曲。
早在千年前,哈萨克人的先祖便在水草丰美的阿勒泰地区逐水草而居,然而,草原上各部落的厮杀征战使得不愿征伐的哈萨克人,一次次在战火中流亡、迁徙,流浪在草原的边缘处,寻找一个避难之所,追逐一片丰美和平的草场,以至于在外族史料中,甚至将“哈萨克人”译为“避难者”。他们在歌中思念并回望着富饶美丽的阿勒泰,唱着被迫流离泪水沾襟的年迈父母,唱着被兵戎战火摧毁的家园,疲惫的瘦马,离群的骆驼,直至清代,即使面对不断的驱逐与遣返,哈萨克牧民依旧一次次潜入阿尔泰地区,并最终再次回到这片草原上。

水面的天鹅 Swans on the Water
民间乐曲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Uyghur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China

斯布孜额:沙肯德克·飞达
Sybyzgy: Shaken Deke · Feida

曲目简介:

哈萨克人非常崇拜和珍爱白天鹅,传说中,曾有一位英勇的首领被天鹅所救,并与化为美丽女子的天鹅结为夫妇,将他们的儿子取名为“哈萨克”,意为“战士”,又意为“白天鹅”,哈萨克人自诩是天鹅的后裔,将祥云中翱翔的天鹅作为自己的族徽,白天鹅在他们眼中也是高贵、纯真与爱情的象征。
阿尔泰牧道上,哈萨克牧民吹起“斯布孜额”,在哈萨克语里,那是“吹”的意思,早在11世纪前,这种类似竖箫的边棱气鸣乐器便在哈萨克民间流传,由草原上或背阴的山坳处生长的一种芦苇制成,也会用杨木、松木甚至毡房的篷杆制作,牧民们将它誉为“心笛”,世代相传,直至今日。
气流穿过斯布孜额的音孔,呜呜声如同伴随着风声草木一并传来的远处天鹅的啼鸣,简洁的旋律一如水中天鹅平缓的游曳,隔着高高的牧草,望见它们在湛蓝的水天之间,在水草丰美的湖泊上,优雅地伸曲着颈项,不时梳理着羽毛。一段重复的旋律,好像另一只天鹅从一旁的加入,映成一对成双的倒影。

强壮的骏马 阔斯巴萨尔 The Vigorous Horse “Kuosi Basaer”
民间乐曲 民族:哈萨克族 地区:新疆
Folk music Nationality: Kazakh Nationality in China Regio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China

萨孜斯尔乃:沙肯德克·飞达
打击乐:迪叶尔·艾克夫
冬不拉:吾兰·卡哈尔曼
杰特根:加娜尔·吾哈甫
库布孜:哈孜那·别克江
Sa Zi Si Er Nai: Shaken Deke·Feida
Percussion: Diyeer·Aikefu
Dombra: Wulan·Kaha Erman
Jie Te Gen: Jianaer·Wuha Fu
Kobyz: Hazina·Biekejiang

曲目简介:

哈萨克族是名副其实的马上民族,两千年前,他们所蓄养的伊犁马便有“天马”的美誉,年复一年,他们赶牛羊,逐水草,驰骋于牧道上,饮马于天山下,马仿佛他们荣誉的勋章,歌和马是他们驰骋于草原上的一双翅膀,而这两者几乎是一体的。
铮铮的冬不拉如岌岌的马蹄,弹拨间便是打马奔腾过草场,古老的降神乐器库布孜形如天鹅,只一根马尾弦,拉奏的旋律开合间如草原温柔的起伏,也如马背上的起伏,萨孜斯尔乃是弓弦的铮鸣,七根马尾弦的杰特根筝音泠泠,如马蹄铃,也如饮马的河流水声淙淙。这首《阔斯巴萨尔》激昂热烈到叫人忘情,群马的疾驰,扬起如烟的尘土,骑者的飒爽,扑面的风和如画卷般无尽展开的山河草场,也有那最出色的脱颖而出的一匹,其姿态夺目到叫人移不开眼。而那朴素重复的吟唱,像从库布孜的乐句中自然流淌出来的,仿佛语言不足以陈情,喉咙是最后加入的强烈乐器,用这最简单直觉的声音,去应和,去赞美,去将这美延展并传诵。

录制成员:

制作人/音乐总监:叶云川
录音指导:李大康
录音:张正地
混音:鹿楠楠
制作统筹:蓝宁飞
音乐统筹/录音协助:迪叶尔·艾克夫
录音剪辑:邓漪
摄影:YC
录音地点:新疆伊犁
录音时间:2019.10.27-2019.10.31


制作成员:

出品人:丁磊 叶云川
中文文案:汪见殊
英文文案:朱怡雯
哈萨克族歌曲汉语歌词编译: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韩玉文等
文案编辑:魏娉婷
字体提供:仓耳字库
出品:瑞鸣音乐
鸣谢:国家艺术基金
更多>
全部歌曲

相关直播推荐

你已经被我一个人包围